若紫韵

【懿亮】人间梦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赞美太太。

氏淮:


接上篇。连接性差。无逻辑。草草收尾。圆不回来。无意义作品。短。拒绝人身攻击。




又是一个晴好朗阔的清晨。

司马懿已病了许多时日,一直混沌迷糊,今天竟无意收获了罕有的清醒。他被温存的晨光刺伤了眼,于是便蹙着花白的眉,吃力地望门口看去。映入眼帘的身影却使他猛地坐直身子。

那人略微歪了歪头,让出一线迷朦的晨曦,他恣意舒展的肩脊像是蓬勃抽芽的桃枝,轻年的骨骼被阳光镀上流丽的金,苍山白雪般的颈项被云霭状的黑发半遮半掩,长瀑似的淌下,再纠缠着跌落在细窄的腰间。司马懿的喉头稍稍梗塞,他探出上身,用日益浑浊的眼珠死盯着那端凝秀颀的背影,直到微颤的瞳孔映出那遗失于滚滚征尘中的、温柔且久远的景象。

“孔明……”脱口而出的称呼让他心底一动,也令对方犹疑着回首。熟稔的清俊面容披了薄纱似的曙色,英朗的眉弓下蛰伏着淡薄的阴翳,乌浓黝黑的长睫滤过万千尘嚣,静水般澹然的瞳仁栖落了烟霞与流云的梦。

司马懿领会到无法形容的震撼,他一壁扶住前额,一壁紧攥着被褥,竭力让这灼热的眩晕感尽快消退。那似已年近弱冠的青年人却默默注视着他的痛苦与触动,面色如初,甚至近乎无动于衷。这个年纪的诸葛亮早已学会将好奇藏在眼底,以沉静无情的观察与思索来获取自我所需。他凝视着司马懿,看上去虽泰然自如,心底却在进行着紧张而精确的演算,连一丝不必要的表情都不会泄露。

这并非天性使然,而是长年与司马懿相处的经验所致。他早已习惯时刻保持警惕和戒备,收敛那逼人的才气,小心翼翼地接触身边的人与事。

而这细微的差异使司马懿感到陌生,他惊诧失措地在脑海中搜刮着有关那人的记忆。

的确,让人念念不忘的诸葛孔明并非如此,那样隐忍的姿态本不属于他。眼前的这个人,除去外在,其脾气秉性与青年司马懿的同窗大相径庭——在那个早已化作尘埃的时代,卧龙尚且风华正茂,他渴望浩瀚的苍空,希冀着一场酣畅的翱翔。他是如此的跃跃欲试、锋芒毕露,且从来不屑于藏锋敛锷。他惯熟于以宁定的优雅来柔化内心的傲慢,看似知书达理又得体周到,可他却与内敛含蓄堪称绝缘。他鄙夷虚伪的谦逊,更不愿因外物篡改本心。乱世使他过早成熟,可天性却给予他永不磨灭的纯真。他热切又沉默地恒久忍耐,怀揣着注定艰辛的梦想,却从未迷茫无措,而是在孤寂的黑夜里跋涉求索,并深挚地期盼着那一抹熹光的降临。

而这些铸就了诸葛孔明不朽的魂灵,少了它们,便再无那股令人心折的悸动。明哲保身、和光同尘,这令人谙熟的特质,是属于司马懿自己的。念及此,他几乎要冷笑出声——这便是上天给予他的、最辛辣刻骨的讥嘲。

被炽热的怒火烧过后,心间洒满惨白的余烬。一股浓浓的厌倦笼罩了他,恍若亲眼目睹圆璧破碎、珠玉蒙尘,当某件精美绝伦的物件失去了它独一无二的特性,沦为俗流,甚至赝品,那便再无珍藏品玩的价值了,不过,虽然低贱且不雅,却也并无销毁的必要。

司马懿低垂着覆满皑皑白雪的头颅,眼尾的细纹刻入鬓角,整个人陷落于失望的泥淖。待他平复意绪,就缓慢地挪开视线,满脸不耐地挥一挥手,仿佛将这丰神俊朗的青年看作是令人作呕的尘芥。而对方显然足够敏锐,在捕捉到了这突如其来的反感后,便毫不拖泥带水地躬身施礼,转身就要离去。

“从今往后,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。”司马懿冷冷地眄着那方才还令他心旌荡漾的背影,寒声道,“现在,就从这里滚出去。”

那身影凝滞片刻,却只是颔首,莹莹抖颤的光斑在玉白的脖颈上缄默流转。在即将离去的那一刻,在司马懿已彻底丢弃往日的那一刻,在暖烘烘的朝阳将他融成透明星子的那一刻,他语调含笑,唇齿清朗,掷地似有金石之声。然而,那低柔的话尾却勾勒出一派悲悯的苍凉。

“你真是个可怜人。仲达。”

司马懿从床榻上遽然回首,却只望见那素色袍角轻掠过方正光滑的石阶,葳蕤花木吞吃了他的残影,秋风骤起,瞬息之间,万籁岑寂无声。

垂暮之人怔愣许久,忽然嗤笑一声。将整个天下收入掌中,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,结局的轮廓已然被灼灼荣光勾勒得分外明了。他寿数有限,但已为子孙铺平了宽敞大路,这世上再无人能阻挡司马氏的旺健气运。那煊赫的云冠只会愈发高耸,躯体上缠绕的绫罗宛若华美的桎梏,日益鲜艳沉重。巍峨艳丽的屋宇雕梁画栋,炙手权柄,锦簇牡丹,多娇河山,万姓俯首……令人目眩神迷的一切,终究逃不过翻云覆雨手。

至于他,那个仅存留于久远记忆与后人传说中的他。令人十足费解又不禁欣然神往的他。

抑或是过早陨落的他,惨淡收场的他,沉眠于定军山深处、被绵延春草遮蔽枯骨的他,被怵目兵燹与滚滚征尘埋葬的他,甚至是国破家亡,连毕生心血都早已化为乌有的他,又有何资格——将这无谓的怜悯递给睥睨天下的赢家。

或许是因为他忘却了襄阳第一枝春桃的颜色。司马懿感到些许的凄凉和如旧的遗憾,不过很快,这种多余的情绪便随着最后一口的呼吸,一起静默地消散了。

#

司马太傅的葬礼并不隆重,这源于他个人的授意。他的好儿子们一如既往的心齐志同,如今也愈发成熟可靠。他们将自己缠成无垢的雪白,并肩哭泣着,一起将温热的眼泪砸进新翻微湿的泥土中。

灵幡纷飞,已到了盖棺定论的时间。

可是再多虚伪、装裹华丽且满缀珠玉的言语都丧失了意义。这乱世分合聚散,了无定数,华屋秋墟,几度兴亡。在哀嚎恸哭和漫天惨白中,这场浩大而满载悲欢的梦迎来了状似完满的终结。英雄的时代已然在慷慨高歌中远去,不久以后,会有温情并冷酷的史笔将这千载一瞬的血泪封存腕底。而目下唯存些许铿锵坚忍的余音,却终究是独木难支,气运将衰。后事或许更多蹇难,但那都与逝者无关。

同建安十二年一般——在蔚蓝晴空下,这只是秋风又起的人间。



END

我很爱她。
她正一点点变得强大,包容。
可是我希望,她能再宽容些。
或者说,心中腐朽的人能宽容些。
朗朗晴空下,偌大一片土地,竟容不下我们真心吗?
我,永远爱她。
愿她,阔宇恒空,徳载万物。志擎八方,傲立雄峰。

ED律—暂退.628见:

隔壁德国同性恋都通过法律了,另外麻烦天朝行行好给血腥分个级行不行?光腚做点实事行不行?别他妈的在整事了行不行?

LY/used君:


奕安.:



我不想打任何圈子的tag
就希望所有看到这条文章的人,转发一下,转载一下。让更多的人知道。
《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》发布:同性恋、性侵等内容须删除】网络视听节目中含有下列内容或情节的(共10个大类60条规定),应予以剪截、删除后播出;问题严重的,整个节目不得播出。如表现和展示非正常的性关系、性行为:乱伦、同性恋、性变态、性侵犯、性虐待及性暴力等。






我已力所能及,你呢?



角儿

    民国时候,北京——那时叫北平,远不如现在繁昌,比起当时的上海滩着实差的不少。难得有艺人在此扎住了脚,又多半是撂地的。能在街上搭棚,就算是上等。若能在茶馆里营生,那可是这行里了不起的人物。如此艰难的处境中,却还能有人以手艺过活,实属不易。
   城南有条巷,两边是小馆子,来的人还算多,其中再不济的也能维持生计。出了巷,多是摆摊儿的,吆喝声阵阵入耳。因是人来人往,卖艺的也乐得在此赚钱。此时正值夏天,北平的夏天,闷热得使人无力。街上遛弯儿的人多了些,都拿着蒲扇慢悠悠闲逛。
    傍晚时分,多数人家用过了饭,街上的人逐渐多起来。天上乌蒙蒙的一层云,像是要压到地面上来,无端令人喘不过气。繁杂地摊中的人空隙,有个莫约二十出头的男人,穿着身灰大褂正唱曲儿。街上人好热闹,便都凑上前来,熙熙攘攘围了一圈儿。眼瞅着人围的多了,旁边有同样穿着大褂的两个男子走了过来,行在前面的边走边说着:“别唱了别唱了,换我们俩给各位说一段。”围在四周的人打眼一瞧,这两人年岁都不大,莫约二十左右。站在左边的人叫张浩,一副精明相貌,满眼透着狡黠,剃个平头。右边立定的,名叫齐哲芷,面容不出彩却带着几分清秀,蓄了长发,九成是个戏子。
   两人站在人群中,不慌不忙说了段相声,逗得人群中笑声不断。说完,音刚落,捧哏的张浩清清嗓子开始要起钱来。“各位爷,我们活命不容易,您那,有钱的捧个钱场,没钱的捧个人场。端起粥碗来,我们心中念的是您。您各位,多海涵,多担待。”几句话说完,手上便端着铁盘,走向人群要钱。给钱的不少,要了不到一半人,钱就堆满了小半层。正要着钱,就听天上轰隆隆响起雷来,几乎顷刻之间,雨滴就哗啦啦落了下来。即刻,街上人就四散跑开,两人也跑到房檐下避雨。
    “真他妈倒霉。”张浩点着钱愤愤道。
    “行了,又不是第一次。”齐哲芷抖了抖身上的水:“等过了夏,入秋就能好点儿。”
    张浩叹了口气,道:“眼瞧着一张大票被掏出口袋,就这么没了”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,扭头对齐哲芷说:
   “你会说单口吧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 “废话。”齐哲芷撇了他一眼:“咱们是同门学的评书。”
   “行,就要你撂句准话。”
   “怎么,有事儿?”
   “我叔在馆子里打下手,他们那店搞什么庆祝,总之是热闹热闹,一共有那么五六天吧。我让叔和老板商量了一下,咱们两个去店里说去。一人说一段儿单的,再叫上溇儿和顺子唱个鼓。”
   “真的?那我们能去店里说了?”齐哲芷声音里透着喜,眼中闪着晶亮的光。
    “能倒是能啊,不过只是暂时的。”
    齐哲芷沉默半晌,转过头来认真盯着张浩看,明脆的声音利利落落入了张浩的耳:“你肯定能成角儿。”
    “嗨,”张浩笑了一声“成不成也不是你能定的。”他低了低眼帘,继续说:
    “不瞒你,我,是真想成角儿。”
    “你能成。”齐哲芷坚定的就像在说既定的事实。“我可是把活路,都押在你身上了。”
     “雨停了。”张浩长呼一口气:“咱走吧。”
     雨确实停了,乌云散开来,夕阳的辉光晕染红了一片白云。刚被洗涤过的地上,仿佛能闻到夏雨的气息。齐哲芷应了一声,跟上张浩的步伐。两人踏着刚降下来的雨水,背上落着从瓦片上掠过来的光,就这么一步,一步,远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未完 待续]

段子 〖E陆 真人无关〗


    今天是陆遥三十五岁生日,陆遥难得早起了一次。倒不是因为生日,是他想起了一个有点荒唐的约定。
    那次陆遥和一群朋友们聚会,喝酒聊天,张驰也在。陆遥多喝了些酒,已然是神志不清的状态。张驰坐在他旁边,也喝醉了。
    “夫……夫楞呐。”陆遥迷蒙中听见有人叫他,想都没想就回答:“把你嘴里袜子吐出来再说话!”
     “我去李大爷的,老滋就这么说话。”那人愤愤怼到。
      陆遥揉揉眼睛,仔细看了看说话的人:“老E啊……怪不得……”
     “怪不得个头!……诶呀夫人夫人李听我说。”张驰盯着陆遥,眼里沉淀着凝重的色彩。
    “如果……要是李三十五岁还没有吕盆友,咱们两个凑活过得了。”
    “成成成,我就不信我那时候还单身。”陆遥下意识避开眼睛,语气强显轻松。毕竟,这是个玩笑。他心中碎念道。
    事实证明,神奇(旗)陆夫人的flag功力一点不减。
    现在,陆遥三十五岁。他——还没女朋友。
    因为那个约定,他不得不重视起自己早就扔在心底,蒙了尘的念想。
    陆遥,喜欢张驰。
    所以他才会在张驰打来电话时,险些手抖将手机丢出窗外。
    “喂,夫楞”
    “老E啊……什么事儿?”
    “……你还记不记得,额……关于你这次生日的一件事?”
     “嚯,你居然能记得。”陆遥不知不觉加大了握手机的力度,攥着手机的指节泛一片起苍白。
     “……嗯……呃……我……”张驰支吾了半天。“算了你把门打开……”
     于是陆遥带着惊愕打开了房门,他只来的及看清张驰的面容,随后就被他抱住。
     “电话里说不明白,夫楞。”张驰带有催眠作用的低沉嗓音在耳边附着。“你知道,我不是善于……表达感情的人。”陆遥回抱了张驰,然后两人都放开手。
     “所以,你还有没有要说的?”陆夫人推了推眼镜,挑眉笑起来。
     “哈,”张驰看着对面人的眼睛,压着声音,像是在说低回婉转的情话。
      “生日快乐,我亲爱的夫楞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PS:有ooc,在此致歉
 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   

片段(无配对,兄弟亲情向)

    那时夏洛克不过四五岁。
    麦考夫放下书,顺着窗帘的缝隙看到屋宅外浓郁的夜色——是到休息的时间了。麦考夫将手中的书放在床头柜上,同时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。轻而易举地,他分辨出了脚步声的主人。
    “Sherlock.”麦考夫确保幼弟走到了他声音传播的范围内,“Mummy说过你不允许这么晚睡。”
    “Mummy说的是,‘我们’,Mike.”夏洛克走进房间,站在门口撇了撇嘴。
     “Well,”麦考夫挑了挑眉“你只是个小孩子,Sherlock,你需要足够的睡眠。”
     夏洛克不满的哼了一声,三步两步跳上了麦考夫的床。床并不大,但剩余的空间刚好能让夏洛克躺在上面
     “So,tell me a story,Mike.”夏洛克拽过一部分被子,将自己盖住。
     “I am just a chiiiiiiiiiiled.”夏洛克拉长了声调,分明是在表示着自己对麦考夫刚才所说话的不满。
      麦考夫叹了口气 “As your wish,little Sherly.”他特意在“little”上加重了语气。
      赶在夏洛克下一波回应来临之前,麦考夫开始讲述起一个故事。
      夏洛克起初听得认真,不时说上几句话。到后来,就犯起了瞌睡。在身边的幼弟终于睡着后,麦考夫伸手关闭了台灯。
      “Good night.”声音顿了顿。
      “Brother mine.”
     
   

   

这是我的“点图成绣”,快一起来参加活动,赢取免费户外旅行大奖吧! http://www.lofter.com/act/taxiu?op=entry
这是我的“点图成绣”,快一起来参加活动,赢取免费户外旅行大奖吧! http://www.lofter.com/act/taxiu?op=entry